风拂乱发

一头神奇的猪
爱TSN爱卷老师爱本尼

请给我一只猫(三)

清水EM向
人类!Eduardo×猫!Mark

梗概:哈佛有一只特立独行的校猫,他喜欢蹲在柯克兰底下看着楼上的一扇窗户,就好像那上面写了什么一样


“Wardo, I need you.”
四个单词十三个字母,就像按下了放音键一样,被什么人读了出来,语调平淡,绕在他的脑中,一圈一圈,交织成一片反射在啤酒瓶上的亮斑,以及酒瓶旁那双蓝色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中明明暗暗,重叠上那只浅灰色的猫的眸子,严丝合缝。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点头便道:“I'm here for you.”说话间侧身靠上电脑桌,仿佛排演了无数遍那样得熟练。
Mark从没有这样庆幸自己是只猫,厚厚的毛掩盖住了他一瞬间愣怔到呆滞的表情,除了克制不住猛抽了一下的尾巴,没有什么可以泄露他的情绪,就像没有人会注意到那天晚上在酒精的作用下看着走向自己的Wardo时,Mark嘴角那一抹没能掩饰的笑意。
那是因为Wardo带来了公式。Mark再一次用同样的理由假装骗过了自己。
他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继续打字。
Eduardo勉强从为了简洁而有些凌乱的词句中辨认出Mark的意思。Mark要创建一个社交网络!Eduardo第无数次觉得自己疯了,他想到的第一个词居然不是“ridiculous”“nonsense”或其他什么正常人类应该想到的形容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的词,而是脱口而出的一个“cool!”然后他想了想,又加了句,“So, what's the name?”
F-A-C-E-B-O-O-K
Mark一字一顿地敲出了八个字母,万分庄重,然后抬起头来看向Eduardo。他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捧出能开启一个时代的钥匙,他害怕对面的人仍旧低头哈气,在蒸出的袅袅白雾中对他含糊不清地点个头。可是他看见了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自己,闪着光亮,尔后弯成一个美好的弧度:“Brilliant! Mark,you are a genius!”
Mark恍然意识到这不是那个天寒地冻的晚上,初秋的室内一点都不冷,Eduardo不用缩紧自己以保留住party的余温。所以这一次,他接过了钥匙。
他们会一起打开那扇门的。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Eduardo带着Mark来到H33寻求帮助,建立网站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Dustin和Chris帮着编写代码,Eduardo四处奔波寻找赞助。
“Mark!你现在必须去睡觉了!”Eduardo直接拎起了困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却还在挥舞爪子的Mark,“Dustin,把所有的红牛藏起来,不准再给Mark喝了!”即使变成了一只猫,Mark也是一只工作狂猫,甚至比当人时还要更加得废寝忘食。谁叫猫爪子那么得不灵活,打字速度比之前慢了几十倍。
但是Eduardo可不管什么慢不慢的,他强制将Mark按趴在自己腿上,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挠着猫的下巴。Eduardo的温度总是让人安心的,于是在他的安抚下,Mark终于缴械投降,安静地伏下睡着了。
Mark醒来的时候感觉到爪子正被人轻轻地按揉着,连续使用了十多个小时的爪子酸痛得要死,轻轻的按摩确实缓解了不少痛苦。Mark抬起眼看向将他的爪子握在手里的Eduardo,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肉垫上画着圈按压,浓密的睫毛遮住糖罐子一般的眼睛。男孩低着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出一个温暖的笑,然后他偏过头看了Mark一眼。
又是这种该死的神色,Mark想要表现得再镇定一点,但是身体先头脑一步做出反应,他立起身子,将前爪搭上巴西青年的肩膀,脑袋抵上翘起的嘴角,急切地想要接近它散发的暖意。
于是Eduardo感觉到湿漉漉的鼻子蹭着他的脸颊,有些发痒。然后突然间,温软的舌尖扫过唇角,Eduardo怔住了,他看着退开的Mark,笑容无法抑制地扩大。
"哦,Mark,天哪。我差点就要,就要以为刚才那是,我是说,是一个吻了。"Eduardo伸手去挠猫耳间的那一丛小卷毛。
"喵!喵喵!"才不是呢,不过是看在你给我揉爪子的份上。
然而瞪圆的眼睛看过去,又一次在弯成月亮潭的池水中败下阵来。Mark重新攀上Eduardo的肩膀,再一次舔过他的嘴角,缓慢而缱倦。
去他的揉爪子,这就是个吻。
一个属于Mark和Eduardo的吻。

请给我一只猫(二)

清水EM向
人类!Wardo×猫!Mark

梗概:哈佛有一只特立独行的校猫,他喜欢蹲在柯克兰底下看着楼上的一扇窗户,就好像那上面写了什么一样


第十一次。Eduardo眨眨眼睛,一个浅灰色的影子藏在窗外的树叶间。于是他只得在心里给讲台上手舞足蹈的矮个子教授道了个歉,转而一手支着头,看向窗外。
自从上周第一次见到Mark之后,Eduardo已经十一次在学校的不同地方看见它的身影了。
每一次,Mark都像是极力想把自己隐藏起来,湛蓝色的眼睛盯着Eduardo的方向,却又在Eduardo抬眼看向他时惊慌失措地跑开,只留下一道灰色的残影。
这一次,Mark正抬起一只前爪,犹豫着不知该向哪里落脚。他面前的枝条已经细到连一片叶子的重量都承受不了,可看上去他还想前进。
Eduardo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嘴角不自觉地上翘,手中的笔在指节上愉快地旋转起来。在Mark终于带着点视死如归的心情将爪子放在一个看上去相对安全的地方并成功地将自己固定在树上之后,他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于是他抬起头,看见一支黑色的签字笔翻滚着落在窗口前的地面上,再往前,他撞进一双焦糖色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的主人绽开一个好看的笑容,轻轻地说:“Hi,Mark.”
也许是那双眼睛有些过分温柔了,也许是那个笑有些过分让人着迷了,Mark竟鬼使神差地跳进窗子,轻轻叼起那只笔,继而又跳上桌子将它放在Eduardo面前。
Eduardo欣喜地加深了自己的笑容:“Oh,Mark.You are so nice.”过分,过分得轻柔了,Mark知道他该跑开,可他只能呆立在那里。呆呆地看着Eduardo伸手轻触自己耳间那一丛小卷毛。
直到Eduardo压上Mark的额头,那只不知为何开始犯起迷糊的猫终于惊醒般甩开他的手扭头冲出了教室的窗子,慌不择路地顺着大树滑了下去。Eduardo甚至还听到了楼下刺耳的刹车声和惊叫声。
终于将注意力转回教授身上的Eduardo也听到了零星的窃窃私语。他一边试图跟上教授的进度,一边有些无奈地对那些时不时飘向他的目光装作毫不知情。他真的毫不怀疑明天的校报上会出现诸如“震惊!99%的哈佛学生都不知道!一大二学生竟对校猫做出这样的事。。。。。。”一类的标题。也许他该庆幸自己选了最后一排的位子,不然可能这堂课都不要想上下去了。
不过,Eduardo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签字笔,上面好像还隐隐残留着那只猫的温度。那真是一只,可爱的,奇特的,迷人的猫。
下课后,Eduardo抓着书包避开围堵上来的人群急切地冲出教室,然后在教室门口猛地顿住。
一只浅灰色的猫端坐在门口,那双似曾相识的蓝色眼睛紧紧地盯着Eduardo。在Eduardo不解的目光中走上前来轻轻扯了扯他的裤脚,领着他走出教学楼,走过草坪,来到Dustin最喜欢光顾的便利店前。然后跳起来,一掌拍在自动售货机上,鲜明的掌印后,赫然是一瓶红牛,微微颤动着。
Eduardo低下头看向偏着头盯着他的猫,蹲下来把手轻轻搭上Mark的额头,将那一撮卷毛揉得更乱。然后笑着摇了摇头,掏出钱买了两罐红牛。
Mark看着他,甩甩尾巴,明明是快要入冬的天气了,掩盖在毛发下的耳朵尖却红得发烫。
Eduardo取出金黄色的饮料罐,正要递给Mark却又被扯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于是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行在校园的小径上,最后走到机房里挂着“Mr.Zuckerburg”牌子的电脑前。尴尬地笑着冲周围惊得把鼠标都扯掉了的围观群众点点头,Eduardo暗暗觉得明天校报自己多半是头版头条了。
Mark熟门熟路地打开电脑,点出一个文档,用不甚灵活的爪子缓慢地戳出了什么。
于是当Eduardo将视线转向电脑时,屏幕上是白底黑字,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Wardo,I need you.”

请给我一只猫(一)

清水EM向
人类!Wardo×猫!Mark

梗概:哈佛有一只特立独行的校猫,它喜欢蹲在柯克兰的楼底下盯着楼上的一扇窗户,就好像那上面写了什么一样。


那是个,也许是个秋天的晚上吧。他好像是泡了半天的图书馆,出来时大概又遇见了被Chris差遣来买啤酒的Dustin,和Dustin一起走回宿舍的他可能在路上开了个小差。反正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正抱着一本书被Dustin拉着看向一只偏过头舔爪子的猫。
“快看啊Edu!那是Mr.Zuckerburg!”鉴于对象是一只浅灰色偏瘦的猫而不是派对里性感的亚洲女孩,Dustin的反应有些过于激动了。
Eduardo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仔细地打量着那只蹲在路的正中央,对围上来的人群浑然不觉的猫。耳边是Dustin兴奋的声音:“它是我们计算机系的吉祥物,经常来听我们的课。而且据说它每天都会蹲在我们宿舍楼底下。。。”
Eduardo想起来了,Mr.Zuckerburg是哈佛的校猫。不同于其他学校的校猫,日常工作只是卖卖萌或者跑到食堂去蹭个饭或者找学生讨要点零食什么的,Mr.Zuckerburg是一只奇异的,会出现在编程的课堂上的猫。在经历了头一周试图撵走它的失败尝试后,哈佛这座历史悠久的伟大学院再一次展现了它的包容性,它不仅默许了Mr.Zuckerburg出现在课堂上,甚至还在机房专门给它留了一台电脑。
而此时,Mr.Zuckerburg蹲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舔着爪子,腹部和脚掌底下偏白的毛发随着它的动作一颤一颤地抖着。人群开始渐渐聚拢,Eduardo感觉身旁挤上来的两个女孩子甚至都打算上前去摸它了。而另一边喋喋不休的Dustin终于住了口,冲上去拦住她们。
“嘿,姑娘们。”Dustin用一种略显夸张的语调说,“Mr.Zuckerburg不喜欢别人碰他。”
这倒是句真话,Eduardo想起了另一个传闻,至今还没人能摸到过这只奇特的校猫,每一次别人一伸手,它就能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后退并弓起背从喉咙里发出低吼,像是被踩到了尾巴。
看来那两个女生也知道这个传闻,她们悻悻地退回来。
“Dustin,我想我们该走了。”Eduardo等了一会儿发现饶有兴趣地观察着Mr.Zuckerburg的Dustin热情丝毫不减,依旧一边看着一边兴致勃勃地科普着Mr.Zuckerburg的各种事迹,甚至开始小幅度地手舞足蹈了起来。Dustin提着的装着几瓶啤酒的袋子里发出令人不安的碰撞声。Eduardo觉得要是再不阻止他,可能两人就要重新走一遍从柯克兰到便利店的距离了。
“No!Edu!”Dustin出奇得坚持,“我好不容易能认真看一下我男神。”
正当Eduardo开口想要询问Dustin是怎么让一只猫成为自己的男神时,一阵亮光快速地闪过。众人转头就看到一个举着相机的小男生,略显兴奋地对同伴喊着:“我拍到Mr.Zuckerburg了!”
Eduardo觉得这些人可能都疯了。
纵使他也很喜欢猫,可是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人,而且还是一群人。
等众人转回视线,Mr.Zuckerburg终于放弃舔烂它的爪子,转而抬头研究一下周围的情况。然而慢悠悠地环视一周后,它像是怔住了一样死瞪着Eduardo,背上的毛发都有行将竖起的迹象。Eduardo还在打量它,于是他看见了它的眼睛,脱口而出:“Mark!”
那只猫的右耳抖了抖,像是被吓到一样转身如移形换影般地飞速逃离了现场。
而Eduardo愣在原地,他好像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喜欢它了,那只猫有一双似曾相识的好看的湛蓝色眼睛。
很久以后,Eduardo都还记得那一天的每一个细节,可是那一天有什么不同呢?盛夏的热度还未褪去,晚上的校园静谧得只剩下楼下的小提琴声。
真要下一个定义,那么也许就是
那一天,Eduardo遇见了Mark。

美女与野兽AU

看了美女与野兽没忍住来记个梗(占tag抱歉)

Mark原来是一个英俊富有的天才,但是因为不懂爱伤害了女巫Erica,Erica一怒之下诅咒了Mark让他变成了野兽并且把他困在了某一处山间豪宅里。她说只有Mark学会了去爱并且找到一个真正爱他的人诅咒才能消除。
于是百无聊赖的Mark和一起被诅咒的茶杯达达烛台Chris通过电脑与外界联系,并决定编写一个可以把所有人链接到一起的社交平台,但由于设备落后经费不足而进展缓慢。
这时为了观察飓风花朵跋山涉水不小心闯进了豪宅遇见了Mark。花朵对Mark很有好感就决定出资支持网站建立。结果一来二去两人渐渐发生了一些纯洁的化学反应,然后Mark就变回来了,诅咒消失了。
但是Mark变回来之后立刻稀释了花朵的股份把他踢出Facebook,告诉花朵他只是利用花朵的感情把自己变回来。
然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HE。

有没有人想看啊

微量剧透预警。
看完后心情郁闷写的,不算影评吧。

Goodbye,the Wolverine.
Goodbye,Logan.
故事剧情很简单,反派一如既往得弱,打戏被广电删得像是儿童片。
除开这些,这部真的是很棒很棒的电影。
作为X战警的外传,不仅给狼叔,也给所有的X战警画上了句号。
作为谢幕,真正从头到尾陪着我们的,只有教授和狼叔了。那么从教授开始吧。关于头发的诅咒终于伴随着能力的消逝而消失了。世界上最强大大脑退化了,换来了稀疏的缕缕银霜。曾经那样意气风发处变不惊的教授,却只得如此下场。他拼尽了一生,却因能力暴走杀死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甚至成了政府的通缉犯。以至于最后竟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杀死。临死前还沉浸在愧疚中。上一次他去世时,有盛大的葬礼,庄重的墓碑,有陵前Rogue放下的一枝白花。可这一次,只能傍水而眠,埋骨于不知名的青山上。
教授死的那一刻,是真的难以置信,有一种精神支柱轰然倒塌的绝望。六部叉男的灵魂人物,死时竟真比鸿毛还轻。
狼叔。暮狼寻乡,我最喜欢的一个中译名字。狼老了,迟暮了,却依然在奔驰在流浪。他孑然而来,寻寻觅觅了几百年,却仍是孑然一身。对于他来说,没有尽头的永生是上帝最恶毒的诅咒。那么多人都那样执着地给予过他家的温暖,可一个又一个,无法挽留地离去。
他想守护那么多人。Rogue, Scott,Jean还有教授和一个学校的孩子们。可最后无一例外地搞砸了。他是一匹感性的狼,总是会对周遭付诸感情,可他更是一匹注定的孤狼,走到最后,在乎的人,竟一个都剩不下。
狼,跛脚的狼,鲜血淋漓的狼,伤口都无法愈合的狼,跑着跑着就摔倒的狼,死去的狼。
何曾见过这样的狼?
狼的一生,改造,失忆,居无定所放浪不羁,拯救被拯救,失去被失去。终是在谢幕中尝到了死亡的滋味。终于想起,他不只是狼,他还是Logan。幸甚至哉,他在最后还有个Laura。孑然的狼,作为父亲Logan死去,还能有人在坟前撒上一抔黄土。这样的死亡,也算是对那段岁月最好的祭奠了吧。
X-23,Laura。暴戾而我行我素的性格犹如初见时候的狼叔。她和她的伙伴的抗争,让我们如狼叔一样看到了曾经的那些孤军奋战而义无反顾的人们。Xmen不在了,却仍有人能够将他们的斗争星火相传。新旧的交替,才是真正生生世世绵延不绝的永生。
最后Laura把十字架摆成X的时候哭到疯,两根木条捆成的X,在最后一战中,埋尽了Xmen再无人问津的过往与辉煌。
Mutant and proud.

柯克兰

赵雷《成都》改词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只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只你的温柔
一路还要走多久 公式写在窗口
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鼠标的箭头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
哈佛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美丽的校园里 我从未忘记你
一切 带不走的只有你
和我在哈佛的小路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你扯着我的衣袖 我把耳机揣进裤兜
走到提琴社的尽头 坐在柯克兰的门口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酒
哈佛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安静的校园里 我从未忘记你
一切 带不走的只有你
和我在哈佛的小路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你描述你的王国 我把双手缩进裤兜
走过凤凰社的尽头 走到柯克兰的门口
和我在哈佛的小路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和我在法庭的诉讼走一走 直到所有电脑都砸碎了 也不停留
你会看着我的空座 我把回忆塞进裤兜
走过加州雨的尽头 走过柯克兰的门口

填词生硬,其实我只是想证明《成都》唱的并不是成都╮(╯▽╰)╭